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2010秋西北游 之二十一

塔尔寺之路


 

西宁地处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农业区与牧业区、汉文化与藏文化的三大结合部,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多民族聚集——居住着汉、回、藏、土、蒙古、撒拉等34个民族,佛教、伊斯兰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五大宗教并存。

塔尔寺在距市区约30公里远的湟中县鲁沙尔镇西南隅的莲花山坳中,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俗称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同时为藏区黄教六大寺院之一,青海省藏传佛教第一大寺院。塔尔寺原名塔儿寺,得名于寺中大金瓦殿内纪念宗喀巴的大银塔。藏语称为“衮本贤巴林”,意思是“十万狮子吼佛像的弥勒寺”。

2009年夏和尚独自骑车上西藏,西宁出发塔尔寺便是长征第一站。老马自然识途,这次纯粹“友情同骑”。预先她就打招呼,说要让新手狮子试试骑车爬坡的艰难滋味!路途不算远但很不好走,一直上坡费力气,更要命的是几个极长陡坡。

 

看看我们的长征老干部多威风。 一眼望去酷似我们的城市美容师环卫工人呢!新市区道路平坦好走,后面的一路长坡(每段达数公里)就够呛了。

气喘吁吁脸色发青嘴唇发紫,腰酸背痛小腿几乎抽筋,两人好不容易来到风景优美的水库大堤,此时已离塔尔寺不远胜利在望了。这是骑车老前辈在示范做伸展松弛运动——后弯腰。

在海南当知青时积极苦干劳累过度,少不了患有“腰肌劳损”,这次骑车感觉腰部尤其酸痛难忍,前辈教授的——转体运动,左右扭腰动作大有益处。

找到一小段尚未开通的新路,一溜烟下去很痛快,当然返程就爬大坡要累得口吐白沫了。

放下围脖各位可一睹蒙面大侠“真面目”。薄薄围脖的神奇功能:1、挡风尘;2、呼吸畅通;3、包乱发;4、擦鼻涕......

未到塔尔寺,就看见路边广场有金光闪闪的一组吉祥雕像——莲花座上是一头大象,猴子坐在象身上,头上蹲一兔,兔子头站鸟儿(好像马戏团耍杂技)。广场上有一坐佛雕像,长廊还立有十二生肖像。

老龙生肖——一面二臂,右手执法轮,左手叉腰。可能因为龙是飞天入地呼风唤雨的虚无之神,所以手持法器叉腰,很是神气。

老兔生肖——一面二臂,左手执树叶,右手上举。兔子本是善良温顺良民,故一手持绿色植物(不杀生,讲环保),一手高高举起——拥护、赞成、时刻与领导保持高度一致的和谐代表。

做完工,要补充,高原骑车消耗体力极大,每人一大碗拉面刚好够填肚。到小店脱下头盔但不敢解下包头巾,因头发乱蓬蓬硬如草,怕会吓坏市民影响市容呢。

 

上午8:30准时出发,刚出市区就是长坡路,狮子一路口喘粗气手抹着奔流不息的鼻涕,费尽吃奶的力气拼死命蹬车(和尚教导上陡坡半途绝不能下车,否则无法再骑,只能推车),调到最慢档位的变速车蛇形扭动蠕行,三十多公里的路程足足花去四个小时。到塔尔寺时早已筋疲力尽,上气不接下气,脸色发青嘴唇缺氧发紫( 市区海拔 2261 米 ,塔尔寺更高 3000米 以上 )汗湿透衣衫。

两位骑士体力耗尽饥肠辘辘胃口大开,小店里共花 26 元埋头干掉一大碗牛肉拉面,再来一盘西红柿炒鸡蛋,饱食一餐后狮子独自进寺参观。

门票 80 元(不敢借用老人证,怕被认出)。塔尔寺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的公元 1379 年,距今已有 600 多年的历史,占地面积 600 余亩,寺院建筑分布于莲花山的一沟两面坡上,殿宇高低错落,交相辉映气势壮观。

位于寺中心的大金瓦殿是该寺的主建筑,绿墙金瓦灿烂辉煌,它与护法神殿、大经堂、弥勒殿、释迦殿等神殿,多个经院、府邸、圣塔、僧舍等建筑形成了错落有致,布局严谨,风格独特,集汉藏技术于一体的塔尔寺宏伟建筑群。

 

塔尔寺远景

塔尔寺与西藏的甘丹、哲蚌、色拉、扎什伦布寺和甘南的拉卜楞寺齐名,称为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是格鲁派僧人和信教群众的宗教活动中心之一。 除了甘丹、拉卜楞寺外,其余四大寺我们也去过,不过都是“到此一游”。

每年农历正月、四月、六月、九月塔尔寺举行四次隆重的观经大会,招徕不少香客游人。 观经大会是寺僧向诸佛菩萨献供、祈愿、诵经的法事活动。会上,除进行固定的宗教仪式,还有晒佛、跳欠、转金佛等活动。

长须老僧口中念念有词,绕着白塔不停步,看见我们拍照就背转身摆摆手。

有虔诚香客信众历经千辛万苦远道而来,在塔前磕长头,据说要磕99999个。

跨进塔尔寺大门,首先看到的是这一幕:吉祥哈达挂两边,焚塔香烟袅袅。

 

殿内佛像造型生动优美,超然神圣, 可惜不准拍摄。 镇寺之宝有三绝: 以假乱真精美的酥油花,绚丽多彩的壁画和色彩绚烂的堆绣。尽管安有格力公司赞助的空调,炎热夏日气温仍使玻璃橱窗里的酥油花融化了。

塔尔寺是青海省佛学院的最高学府,寺内身穿袈裟僧人往往来来,老者颤颤巍巍年少稚气男童不过七、八岁,都是藏人。发现好些僧人都红光满面,肥肥胖胖,有的甚至还挺起个啤酒肚,穿亮蹭蹭皮鞋开小汽车出入,看来如今出家人的日子很红火呢。

 

400多年来,塔尔寺逐步发展成一座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地方风格的古建筑群, 全寺四山环绕,殿宇宏伟,佛像庄严,梵塔棋布。 其中,大金瓦殿和大经堂为全寺主体建筑。

塔尔寺是藏族文化艺术的宝库。明万历四十年(公元1612年),在三、四世达赖喇嘛的倡导下,塔尔寺首建显宗学院,建立讲经开法制度,逐渐形成正规的学经制度。

塔尔寺现存有数以万计的有关佛学、藏族历史、文学、语言方面的文献图书,是研究藏学的珍贵资料。

塔尔寺是藏区非常有名的寺庙,但是最吸引人的当数一年一度的晒大佛或晒大唐卡,又名“展佛节”。 即请出放置一年的巨大佛像(巨大特制唐卡)在露天展示,一方面从保护的 角度,防霉变和虫咬,更重要的是寺庙僧人和信教群众对佛祖朝拜供养的一种特殊方式。

塔尔寺很大,里面有10个景点,最好请导游或者是做好行前准备。狮子独自一人“走马观花”, 时间少,又没有预先“做功课”,只能是留下印象了。

塔尔寺与别的大寺院有所不同,居然无须验票就可直入寺内,不过每个独立院子的小门都有机关——验票机,没有购票免进。

 

塔尔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降生地。宗喀巴成名后,有许多有关他灵迹的传说。据说在他诞生后剪脐带滴血的地方长出一株白旃檀树。 宗喀巴母亲按儿子来信所示,在信徒们帮助下,以这株旃檀树和宗喀巴所寄狮子吼佛像为胎藏,砌石建塔,这是塔尔寺最早的建筑。后来,该塔一再改建易名,成为现在大金瓦殿中的大银塔,是全寺的主供神物,汉语塔尔寺即由此塔得名。

随一群香客(看得出是远道而来的藏族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走进大金瓦殿,经过一棵树,正巧一阵风吹来几片秋叶飘飘然落下,香客纷纷抢着去捡,得到者如获至宝喜气洋洋。狮子居然也捡到一叶,看来这应是传说中的白旃檀树叶,哈哈,有福了!

 

藏族的寺庙和汉族的不一样,酥油味道浓厚,前来朝拜的信众对各种造型精美的佛像顶礼拜膜,虔诚之极。

一位摄影朋友说过:没有到过西藏,就不知何为“色彩”。在这座庄严神圣的寺庙里,到处可见鲜艳夺目的色彩。

大金瓦殿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建筑面积456平方米。上下三层,飞檐四出,各抱形势,歇山式金顶,覆以镏金铜瓦。墙面用琉璃瓦砌成,图案精美,殿内纪念宗喀巴的大银塔,誉为 “ 世界一庄严 ”。殿堂正门上方悬有清代乾隆皇帝亲题的 “ 梵教法幢 ” 匾额。

酥油花院。放在玻璃柜中的酥油花维妙维肖手工精致,不由让你对佛教文化更添一份敬仰之情 。

壁画是各个殿宇墙壁上的绘画,它大多绘于布幔上,也有的直接绘于墙壁和栋梁上。壁画的染料采用天然石质矿物,因此具有色泽鲜艳,经久不变的特点。塔尔寺的壁画属喇嘛教画派,因此具有浓厚的印、藏风格。

看到不少小喇嘛四处走动,脸上露出孩子天真稚气的笑容。寺中停放多辆汽车,有喇嘛开车进出。

最难忘是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大殿金顶, 据介绍大金瓦殿初建于公元1560年,后于公元1711年改建,共用黄金1300两, 白银一万多两改屋顶为金顶,形成了三层重檐歇山式金顶,后来又在檐口上下装饰了镀金云头、滴水莲瓣。

 

下午 3:30 骑车返程。

除了小段长坡和风尘弥漫的沙土路外,一路就潇洒舒服啦,下坡的山地车像脱缰野马狂飙,顺风顺水仅一个多小时安然回到宾馆。名副其实的灰头土面——怒发冲冠(应该是冲盔)乱蓬蓬如刺猬,满脸蒙灰两眼迷沙,洗澡洗衣时发现水都是黑色黄色的。西宁烧煤而且全城大肆拆建,活像一个大工地。

 

返程路上。离开塔尔寺后要爬一个长坡,此后便一路顺风顺水了。

途经《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题词为西路军军事总指挥徐向前。可惜下班关门了,只能隔着铁闸拍两张照片。

绵延两千里的河西走廊与广阔的新疆大地上,铭刻着中国革命史上一段悲壮且光辉的历程,这就是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艰苦卓绝、浴血奋战的历史。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牺牲者和蒙冤者。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