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 Colts may well have aced?themselves?out of Luck with Orton below center nfl jerseys cheapAnd second, Polian was prepared apt give up a third-round elect as a fellow who was evenfl jerseys cheap onsalentually hack and he didn't even get that same player meantime he was aboard the block. nike nfl jerseys cheapThe Colts didn't even put within a waiver demand.

That's equitable not agreeablecheap nike nfl jerseys happening.

Other new content aboard the Yahoo! network:
?
?
?
?<http://www.print-packaging.com/news/cheapnikenfljerseyswholesale.phpbr>

南美南极自由行,不是梦

之十一


阿根廷篇 - 乌斯怀亚(Ushuaia

 

来到世界尽头

乌斯怀亚、火地岛,南极、企鹅、冰海、冰川、鲸鱼 …… 每每当听到这些诱人字眼,总按耐不住心跳加速浮想联翩。

 

世界尽头——乌斯怀亚小城

 

2012年11月26日,我们飞到“世界最南端城市” - 乌斯怀亚。在印第安语中乌斯怀亚意为:观赏落日的海湾。 这是地球上离祖国距离最遥远的城市, 乌斯怀亚是阿根廷南部火地岛地区的首府, 位於比格尔海峽北岸、乌斯怀亚湾畔,又是南美大陆最南尖上的旅游港口城市。

这里天气变化莫测,不单每个网站天气预告不一,甚至还会随时变化。今天乌斯怀亚天气预告:风力60公里/小时,温度摄氏2—8度,阴天有阵雨。

打的到卡拉法特机场。凡飞往乌斯怀亚一律要另交机场税,外国人38披索,本国人则 25披索(成人价),哼,又是非国民待遇的无理行为。

 

飞机11点40起飞,沿着白雪皑皑的安第斯山脉往南行,一个多小时的航程干脆连饮料都省了。途中因为风速气流影响飞机几次突升突降猛烈颠簸抖动,大家提心吊胆心慌慌。

俯瞰云雾中雄伟的安第斯山,山麓东侧有个蓝色的冰川湖泊。

雪皑皑,云遮天,雪峰连绵望不到边。飞机飞临乌斯怀亚时极其惊险,小镇就在冰雪覆盖的突兀山峰之下,前方是狭长的海湾。

 

终于平安着陆,松了一口气却感觉机身仍摇晃不稳,乘客们提着行李排队准备下机,却接通知返回座位待命。机长的西班牙语不知所云,老B忙向邻座帅哥打听,原来强风太大机舱门打不开 …… 真是闻所未闻咄咄怪事!狮子小声嘀咕:禁流嘢都得啊,假若飞行途中出故障,风更大啦,连门都打不开岂不是大祸?

巴塔戈尼亚大风果然厉害,我们刚到就来个下马威。顶着呼啸的狂风冷雨,乘客们缩着脑袋夹紧身上的厚衣小心翼翼快步走下飞机。

 

机场候机厅

乌斯怀亚机场离市区不远,斜顶结构的建筑设计很夸张,粗大的梁柱坚实的房顶,厚厚的玻璃,一切都为了抗御可怕的巴塔戈尼亚大风。

 

坐的士到预定酒店,跳表收费47披索(还算有谱)。网订的 BOSQUE APART 酒店就在城市中心半山腰,沿陡坡直上几条街,后面是覆着白雪的高山,半山雪线下是一大片绿树密林。眺望前方蔚蓝海峡,堆着集装箱的海港有两艘船正停泊在码头。好开心啊,几天后我们将在此登船,开始心驰神往的12天南极之旅。

 

港口码头。乌斯怀亚距南极洲只有800公里,从这里起航,越过德雷克海峡两天便可到达,特有的地理位置使乌斯怀亚成为通往南极的门户。

宁静的海湾,海峡对岸智利境内的雪峰也历历在目。

乌斯怀亚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城市房屋依山而建,人口约六万。 因距离南极近,绝大部分前往南极的船和游客都要从这里出发,街上那些肤色不一、胸前挂相机东张西望的游人真不少。

 

下午穿戴整齐冒风出门。“天无三时晴,地无三尺平”这话用在乌斯怀也合适,出门分分钟都要上下爬陡坡。

 

全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圣马丁大街

天时阴时晴,这里的夏季白天有20甚至20多个小时,但只要突然刮来一阵南风,就可骤然从寒冷的蒙蒙细雨天气变成万里无云的大晴天。

街景

街景

 

圣马丁大街是全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奇怪少见有旅行社,我们特别留意南极游船的“最后一分钟”——便宜船票。终于看到一家橱窗贴出: 11月28日出发船票--3900美元 ( 3或4人房间,大船 )!!哇!比我们半年前直接向游轮公司买的便宜多了(我们订的是2人房,破冰船改装的游船)。

 

购船票有三途径:1、直接向游轮公司网上订购;2、通过中介公司订购;3、到乌斯怀亚后“博好运”买最后一分钟平价船票。

圣马丁大街“i”信息中心东侧的企鹅指路牌。但上面的指路牌全都指向了奇怪的方向,原来大风把它们都吹歪了。

 

“i”是游客心中的指路明灯,我们每到一地首先要寻找的就是信息中心。全市仅找到一间“i”信息中心,登门咨询旅游信息;到超市购物——吃完这几天就该上船任吃任喝了。

 

海湾广场与港口集装箱码头

 

乌斯怀亚是阿根廷南极科学考察的大本营,我国首次組成的赴南极考察队于1984年12月就曾到过乌斯怀亚港,进行了补給并作了短暂休整,然后继续南下直奔南极洲。

 

随着经济飞跃发展,乌斯怀亚市区也不断扩张,这是一片城市新区。

越来越多的房屋建到了半山腰的密林中

一段木头加上个大提琴,花不多的钱,就是别出心裁的作品——城市环保雕塑了。雪山映照四周绿林绿草,黄花遍地开。

孩子们在一本本翻开的大书上攀爬玩耍,原来这也是一城市雕塑。

街景

小城背后是郁郁葱葱的山坡和银妆素裹的勒马尔歇雪峰

看得出小城人民生活富足安逸

玩单车特技的男孩们

风强劲,空旷的广场上一面国旗被吹得啪啪直响。据科学考证:西面因有安第斯山脉拔地而起,亚马逊地区温热气流与南极干寒气流相遇,特殊的地理环境使阿根廷成为世界上强风暴最多的国家之一。

沙滩竖立数根烧焦的长短木桩,一条巨型火柴指向蓝天,孤零零一簇松树,无须任何文字说明,就清晰警示:星星之火,可以毁尽万亩森林!

走向海滩广场

常年风大,广场仅铺种草皮,树都难见一棵。

蓝宝石一样透明的比格尔海峽,是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分界线。

波光粼粼风帆点点风景秀丽

回望乌斯怀亚

残舟侧畔千帆过

比格尔海峡(也称贝格尔)得名于一艘船:19世纪30年代英国生物学家,进化论的奠基人达尔文曾经乘坐“比格尔号”舰来到此地。

 

达尔文历时5年的环球航行中,对动植物和地质结构等进行了大量的观察和采集,出版《物种起源》这一划时代的著作,提出了生物进化论学说,从而摧毁了各种唯心的神造论和物种不变论。

 

一、二、三!瞧着开心的一家子。

市中心区邮局外墙上的一幅夸张壁画,仔细看看,那个是否真人?

满街涂鸦也是阿根廷一大特色

涂鸦作品水平也不差,居然可以公开发表在最热闹的圣马丁大道上,可见人们对其的欢迎和宽容了。

 

乌斯怀亚房屋建筑各异,五花八门很有创意,外墙刷上红蓝紫、黄橙绿的油漆;小院不大却精心打理,鲜花绽放绿草如茵。这可是一个城市的亮丽风景啊,不像中国内地往往“千城一面”,相互抄袭模仿,完全抹杀个性。

 

独具匠心的民居,精巧雅致可爱,多用简易铁皮作外墙,颜色鲜艳夺目。

或许因为这里的冬天太漫长,人们渴望温暖和阳光,所以喜欢用热烈艳丽的色彩装扮他们的家园和生活。

出门分分钟要蹬石阶,看来乌斯怀亚的人脚骨力会很棒。

商店招牌

免税商场。卖的主要是进口的化妆品、贵重烟酒等,由于这些物品免税,价格比内地便宜许多。

圣马丁大街上的一家中国餐厅,以中式自助餐为主,老板娘讲江浙口音国语。如今国人对南极游趋之若鹜, 中餐厅生意红红火火。登船前看到门口招贴上自助餐每位108披索,待我们归来时已是128披索了。

 

我们向老板娘打探南极蟹价格,报出每只(2公斤左右)600披索。也怪不得餐厅老板娘出天价,阿根廷披索贬值快,物价飙升如坐直升飞机。我们打算临走前买些咖啡橄榄油作回国手信,不料仅数天后价格就大变样。与国内与时俱涨的物价相比,阿根廷更得人惊!

 

连公共大巴都是老掉牙的古董车

 

经过几天实地观察,乌市的商品价格还是比前几个旅游点都便宜,原来阿根廷政府为支持该地区经济发展,吸引游人购物消费,将乌斯怀亚划为免税区,加上还有相对低成本的海运。 据说过去许多阿根廷人来火地岛旅游,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采购。

 

清幽火地岛公园

淅淅沥沥一夜小雨,房间窗前有两丛鲁冰花,串串粉色花蕾蓬勃绿叶挂着闪亮晶莹水珠,煞是好看。初夏的乌市依旧很冷,我们住的是一厅一房公寓式酒店,全天要开暖气,带有开放式小厨房,上网及煮吃都很方便。

火地島是世界上除南级大陆以外的最南端的陆地,也是南美洲大陆最南端的岛屿。火地岛南隔德雷克海峡与南极大陆相望,北隔麦哲伦海峡与南美大陆毗邻,是智利和阿根廷两国的最南端领土, 最南点就是闻名世界的合恩角。

 

酒店在网上评分很高,不但住房条件好,位置佳,还有西餐厅。

 

上午雨停天阴沉沉,铅色厚云下一切都显得呆滞灰蒙蒙,海面也如打翻了的一桶灰油漆,失去了往日迷人的蔚蓝和生动。天气预告乌斯怀亚明天有雨,不如先到火地岛国家公园走走。

按“I”的指引,城里每小时有专线车出发到火地岛国家公园,步行到码头旁的小巴总站,到公园20公里的路程中巴往返票100披索/人。公园门票每人85披索,虽不便宜但比起大街上旅行社报出一天游的430披索(交通、公园门票及乘坐一段小火车)已合算多了。

 

码头旁的公共小巴站

老B用英语+爪哇语与司机讲价

 

火地岛并非阿根廷独有,智利也占有大部分,不过一山一海之隔那边人烟稀少交通不便,唯有阿根廷的火地岛独领风骚了。 火地岛是安第斯山脉最南端的余脉,连绵起伏的群山从东北向西南贯穿公园,山间是被冰川切割而成的峡谷、河流和湖泊。

由于紧靠着海岸线独特的地理环境,这里是世界上最南端的森林,也是唯一一片属于次南极地区的原始森林。为保护环境,阿根廷政府于1960年将面积达63000公顷的森林设为国家公园。

火地岛国家公园是乌斯怀亚镇最主要的景点,因为相对附近的荒山野岭来说,距离较近容易前往。人们会选择沿壮阔的海岸线走走,穿过树林看湖泊和冰川,风景足以吸引城市人,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绝妙体验。

 

海峡

森林

沼泽

雪山和溪流浅滩

张牙舞爪的老树,让人想起《白雪公主》里阴沉沉住着可怕树精的大森林。

刚冒出地面的红嫩春叶

 

公园在市区西部,座座高峰披着终年不化的冰雪,山地丛林密布,雪水融化的溪流浅滩上有各种禽鸟走动。感觉景色很一般,最大特点是原汁原味的自然环境,沁人心肺 的空气和绝对纯净的水源,广袤的森林和保存完美的自然生态吸引着来自烦嚣尘世的人们。

中巴送我们来到世界公路的尽头——阿根廷3号公路最南端, 也是“泛美公路” (Pan-American Highway) 在南美洲最南边的终点。“泛美公路”北起美国阿拉斯加州北部北极圈内靠近北冰洋海岸的 Deadhorse ,跨越全美洲大陆全程17848公里。

 

世界公路尽头——泛美公路南面终点

美洲南端的最后一块路牌:3号公路3079公里,即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到此的距离,也相当于从广州开车到吉林长春市的距离。

前面不远就是阿根廷与智利边境线

天寒地冻手脚麻木,居然还有勇士冒雨雪冒险出海划船。

此时乌天黑地,猛烈寒风夹着细小冰粒袭来,打在脸上手上生痛,顿时兴致全无,只有低头缩脖裹紧防寒服逆风拍几张“到此一游”就匆匆离去。

走在林中路上

除了走泥泞的3号沙土路外,林中还有多条供游人徒步的小路。

对着这个指路牌,连“智多星”都犯愁啦。

冰雪化春水,哗哗哗地穿过浅滩草丛,一路撒欢奔向辽阔的大海。

早春之花——蒲公英开了

前方有一镜湖

其实就是雪山下的一个湖泊,岸边长满杂乱多刺的灌木丛。

很多年以前,监狱的囚犯坐窄轨小火车来到这片森林,他们伐木建房,成为建设乌斯怀亚的第一批拓荒者。

完全保留了原生态,自生自灭的树林,树杆上长着树苔,根部爬满多孔苔癣。

树杆长出的寄生枝

空山不见人,只有两个家伙在指手划脚扮嘢。

徒步6公里,期间老天爷频频变脸,下小雨落冰渣飘雪花出太阳,落叶满地新绿满眼的清幽树林里,雪山下如明镜的湖畔旁,泥泞空寂的3号公路(沙土路)上,全程仅看到我们两个傻瓜雨中行。

还有不知名的水禽随行

 

火地岛的传说:

1520年夏天,航海家麦哲伦率领船队环球航行途中,他们沿一条弯弯曲曲,时宽时窄,两岸山峰耸立,奇幻莫测的海峡前进。夜里见到陆地上神秘火光点点,原来是当地土著居民燃烧篝火,像为麦哲伦的到来而安排的仪仗队。麦哲伦于是把该地命名为“火地”,这就是今日阿根廷智利的火地岛。

 

火地岛的原住民。当年火地岛燃烧篝火的土著人永远消失了,屠杀的传闻被否定或遗忘。官方记载显示,大部分印第安人死于疾病,而民间一直认为他们死于对外来殖民者的抵抗,战争和大屠杀。

两只老鹰为死去的野兔抢吃

又拍到好嘢

林中小屋升起袅袅青烟,进去取暖避寒等车。

 

下午三点满身寒气坐上中巴返城。回酒店感累乏上床睡大觉。

酒店餐厅吃晚饭。出游正好一月整,为善待自己(懒得动手的理由)及预祝南极旅途顺利,今天大方痛快吃一餐!海鲜头盘-奶油芝士局龙虾,青口、章鱼片、大虾肉,主食小烤饼+奶油芝士,狮子要了鱼扒+杂菜,老B点了牛扒+薯条,共278披索,给服务生30披索小费。

 

小烤饼抹上厚厚的芝士,管它三脂高不高。

到南极门户了,找遍全市超市商场都不见南极虾踪影,眼前也就是普通南美大虾吧。

芝士局海鲜——有蟹肉、虾肉、贝类肉......哇,那个香啊,如今想起忍不住还要咽口水。

 

很久未在这样温馨环境下进餐了,柔和轻快音乐中狮子感慨往事:快乐真纯、彷徨无助、自强自立、丽江如意坊的日子 …… 不经意间已走进花甲之年了,悲欢离合曾有过,人间相识终有缘。情意绵绵食欲正浓时,突听细微“喀嚓”一声,只见神色悲戚的狮子从口中缓缓吐出一块崩掉的碎牙!

呜呼,乐极生悲牺牲了半个好兄弟。

 

火地岛的红苹果——一种贴地而生的植物

 

乌市探监记

从未见过真正的监狱,今天要去乌斯怀亚“探监”。

今晨乌斯怀亚4 :58太阳升起,晚21 :44日落(每日升落时间不同),白天时间近 17小时,酒店所有房间窗帘遮光,可以不受影响睡到自然醒。

慢悠悠吃早餐——阿根廷人注重生活享受,早餐相当丰盛,甚至比欧洲美国都好,在此我们有不是南美而在欧洲的错觉。

除了萨尔塔地区外,我们在阿根廷一路所见几乎是白种或混血种人。当年西班牙意大利人来到这片富饶的土地,除了杀戮抵抗的原住民外,更致命的是带来了各种传染疾病,让祖祖辈辈与世隔绝、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土著人大量病死,导致人口所剩无几。目前阿根廷4011万人口中( 2012年12月统计数),白人及及印欧混血种人占95% ,而世代在此生活的原住民不过零头。

 

管你是识字还是文盲,阿根廷路牌几乎全用西班牙文。不知所云只能猜想,前方应该就是“四合一”博物馆。

博物馆正门。经过哨亭就是小小的入口,前面广场兼马路宽敞,一艘破木船斜倚草坪,两个身穿囚衣神色凝重的青铜“监墩”正在劳动。

监狱室外,摆放当年使用的窄轨小火车(复制品)和一些劳动用具。

 

“乌斯怀亚监狱和海事博物馆”位于城东。这座举世无双的博物馆集海事、监狱、南极和海洋艺术博物馆于一身,外国游客门票90披索/人,阿根廷人士70披索,本省人士更优惠,仅60披索就OK了!

博物馆前身是一座监狱,1902年动工建造,1920年全部完工,施工者均为被判刑的监犯。 1947年根据时任总统之命,监狱关闭并将该建筑移交海军管理, 1950年至90年代初被海军作为仓储和办公设施。稍后改为博物馆供游人参观。1997年该建筑被阿根廷国会确定为国家历史纪念物。

监狱博物馆通过老照片、文字(西班牙文和英文)、实物等,介绍了该监狱建设过程和监管改造犯人的情况。

 

老照片,当年监狱及乌斯怀亚市区全景。

在放都唔生的乌斯怀亚建立流放犯人定居点,是阿根廷总督1890年决定;1896年1月,第一批共14位志愿到此的犯人乘船到达乌斯怀亚。

这批犯人是乌斯怀亚市的最早拓荒建设者,而监狱也是由犯人们前赴后继一砖一瓦所建起,然后自己又被关押在里面坐牢。

上图是英国监狱介绍。图下方图案为乌斯怀亚监狱 LOGOU ,这个建筑物就像伸出五爪形状、由厚实牢固钢筋水泥建成的怪兽,每一爪都有上下两层楼,每层共18个小牢房。

每间牢房面积相当(有两种规格5.69平方米和3.73平方米),厚厚的木门紧关闭,离地1米处安装一扇厚玻璃窗,以便随时监视;两条长走道一眼望到底,狱卒分分钟站在中间,稍有动静即可发现。

犯人生活照片

伐木工场照片。伐木场离监狱有12公里距离,寒冬也要照常劳动,经挑选砍伐运回来的木头用作建筑、家具制作,全部由犯人完成。

如果不服从命令要受到惩罚,上图是被体罚的犯人,双手伸直要一动不动站立一个小时。

牢房靠天花处有个20X20公分的采光通风窗,为防越狱逃跑用手指粗钢筋焊成。

以墙上照片里的囚犯为原型制作的塑像,看那露凶光的眼睛就知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凡初进监狱的犯人一律要洗澡、剃发剃须,换上统一的囚衣帽,如果凶杀犯则头戴的帽子有明显红色标记。

囚犯集中开大会受训

狱卒警惕地监视着牢房内的动静

搜身行动

要犯必须戴上沉重的脚镣

脚镣实物。那个巨无霸大铁球实在恐怖,系在脚上别说逃跑,相信连步子都挪不动了。

虽然森严壁垒防范严密,但还是有人成功越狱出逃。

阿根廷著名的理想主义者演讲家、作家、律师和哲学教授Ricardo Rojas(1882-1957),因反对军人政权被作为政治犯于1934年1月-3月被流放到乌斯怀亚。

此期间政府每天提供3.2披索,加上自己掏点钱补贴,到外面另租小屋居住生活自理。作家出狱后于1941年出版了自述监狱坐牢经历的著作。

囚犯建监狱楼、开展体育运动和组织比赛的老照片。

乐队乐器。监狱博物馆还展示了囚犯亲手制作的各种手工艺品,做工精细美观。

监狱乐队合影。为改善囚犯生活提高体能,上世纪40年代开始引进各类体育运动,组织乐队演出。

长年被困狭窄阴暗的囚室,谁不渴望阳光蓝天,早日飞出牢笼获得自由?墙上囚犯所绘之画道出了他们心中的企盼。

 

这里还是当局的一个犯人改造示范监狱,早在1896年8月总督的一份报告就提到:经过工作安排和劳动改造取得成绩,其中第二批送往乌斯怀亚犯人中的10名女犯,有三名已与犯人结婚,三名与当地居民结婚......洗心革面安家落户重新做人。

 

基本保持原状、未被装修的另一“爪”监狱走道。灯光昏暗墙面剥落阴森恐怖,走进去感到阴风阵阵顿时起鸡皮疙瘩,可以想象被关押囚犯叫天天不应的惨状。

 

这是我们第一次走进关押过犯人的监狱。正如阴沉灰暗的天气一样,心情倍感压抑郁闷,不由想到中国曾有过和现有大大小小、形形色色关押犯人的地方——监狱、劳改场、劳教拘留所、看管所 ……神经病院,以及牛栏——上世纪60-70年代的所谓文化大革命,遍布全国关管牛鬼蛇神的监牢。

而我们的父母在那场浩劫都曾是其中囚犯。参观过程触景生情,仿佛看到父辈受尽凌辱备受折磨的场面,但愿历史悲剧不要重演。

 

日本监狱介绍

 

这里也可称作世界监狱大全,图文并茂介绍了各国各具特色的监狱。计有:南非、日本、古巴、墨西哥、美国、英国、法国、澳洲、印度、威尼斯、爱尔兰、马耳他、新西兰、荷兰、哥伦比亚、捷克布拉格、越南 等。 当然,绝不会出现天朝监狱。

 

美国纽约监狱介绍

英国 Anglesey 群岛

澳洲

法国

美国和新西兰

越南

捷克布拉格

当年的监狱现作为国家历史纪念物,老师率学生们到此参观,对他们进行历史教育。

 

老监狱的其他“爪”经过粉饰一番,成为海事、南极和海洋艺术博物馆。

 

艺术博物馆一角

大量图片文字及模型介绍了乌斯怀亚的历史、建筑、民俗和发展。真搞笑,这回负责监视的不是狱卒而是身穿囚衣的犯人。

1940年前后乌斯怀亚的社会生活介绍,图中丰满漂亮MM为1934年的乌斯怀亚选美小姐。

传教士与当地土著孩子的合影旧照

看了这幅画有些别扭,似乎要强调西方人到南美是为了拯救苦难的当地土著。

海事博物馆里的一个古老船用罗盘

重现早年土著人生活的塑像

 

拍了不少照片,临走时狮子的感慨留言。

在博物馆的小商店里,一套针织囚衣售价要250披索,真是生财有道哇,难道有傻冒会花钱买愿当犯罪的囚犯吗?

步出沉闷的老监狱,天色依旧灰暗,看到草地上翻着跟斗嘻嘻哈哈玩耍的孩子们,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情也开朗了。

 

或许孩子们的前辈是曾被流放被监管关押的犯人呢,今天他们都能自由地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社会进步的潮流势不可挡,是不可逆转的。

 

一身黄蓝条纹囚衣打扮,东张西望鬼鬼祟祟,不要以为是囚犯越狱,那是码头附近的游船售票处招揽生意的工作人员!

哈哈哈。

 

出发前奏

上午10点半退房,打的20披索“挪窝”到游船公司约定的酒店。在大堂等至12点才安排上房间。可能游船公司要省钱吧,这是我们到阿根廷住得最差的酒店了,转身都嫌窄小的房间、袖珍床椅子和洗手间,临街的玻璃窗不隔音,汽车引擎声不断。总之比我们这几天住酒店差远啦。幸亏网速还勉强,凑合住一晚吧。

大堂遇广州老乡邹先生,他和一班广州摄影发烧友昨天刚从南极归来,提起极地风光就两眼放光兴致勃勃,说最重要是运气好天气佳。听到此话不免有点担心,因为我们来到乌斯怀亚几日全是阴雨少见阳光,但愿到南极天天阳光普照。山长水远人生难得来一回,千万不要让我们抱恨而归啊!

 

海滩广场的三面旗帜风中哗啦啦飘扬,那如海燕展翅的建筑是乌斯怀亚大赌场。

 

下午终于见胸前佩着胸章的游轮公司人员出现,才知道明天下午3:30前还要自行到市中心另一酒店集合。真是火滚滚,老B上前论理强烈要求船公司派车接送,不能让游客来回折腾,顿时印象分打了折扣。

傍晚沿海滩路外出拍照,乌斯怀亚少见的蓝天白云,艳阳高照耀巍峨雪山和五颜六色的海滨小城。码头上停泊几艘轮船,“探险号”也应在其中吧,心中兴奋憧憬美好,明天我们的南极之旅就要启航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虔诚祈祷:愿南极之行天天都是好日子!

从酒店远望海港码头

拉近距离看仔细点,呵呵,该有一艘船是将带我们遨游南极的《探索号》吧?

长翅膀的蒲公英种子,将要随风飞向远方。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

首页

驴记

上一页

下一页